说好的小黄书,干嘛惹人哭!

悟空上有人问:“为何拥抱如此治愈?”
答案在这本漫画里——

《因为太寂寞了而叫了百合风俗小姐的报告》

应召小姐姐,开房,百合……

翻开这本漫画,迎面而来的就是这样辣眼睛的场景。

嘿嘿,不错,可以拿来撸!

但画风一转,作者开始回忆过去十年间的辛酸。

一本六章的漫画,除了开篇的诱饵以外,前四章都没有小姐姐的身影——

喂,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

回头再搜这本漫画,它的英文名叫 My Lesbian Experience with Loneliness

真是妙不可言的翻译!原来——

你不是在搞基
你搞的是寂寞

(此处不是冯巩蔡明春晚脸好吗!)

↓ 前方剧透 ↓

漫画里的“我”是一个典型的废柴宅女,28岁,没有恋爱经验,没接过吻,没过啪啪啪。

大学读了一半退学,跟父母住在一起。

除了零零散散的打工, 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工作。

一度患上抑郁症和进食障碍。厌食的时候觉得自己“没有资格”享用食物。之后又转为暴食,遏制不住的吃东西的冲动,甚至在打工的超市偷吃食物,也因此被开除。

这一切都让她感到自己没有存在的价值,甚至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

就在快要绝望的一瞬间,突然冒出了“就这样死掉,意外地感到不甘心”的念头,决定死前再拼一把。

她开始找工作,但缕缕受挫。

面试常常被问到的问题是,“所以你自己最喜欢/擅长做什么呢?” 她这才发现,自己最大的热情还是画漫画。虽然还没有取得很大的成就,但好像只要能画着就很开心。

至此,“百合”、“风俗店”依然没有影子。但你读着好像也不是那么心急火燎想要撸一把了。因为女主的故事很熟悉,似乎你身上也有她的影子——

**明明对自己已经很苛刻了,却还在不断自我否定。
**明明需要大量的爱,得到的却只有脑中不断责骂自己无能的声音。

你心疼这样的妹子,也心疼这样的自己。

女主发现,自己一直以来感到孤独和渺小,是因为“被承认的需要”从来没有好好被满足过。

父母总是很严厉、不满意的样子。在他们眼里,她就是做不成任何事情,画漫画是不务正业。而她也相信了父母的评价,从未肯定、珍视过自己

她偶然读到一本关于青春期和心理疾病的书,发现自己跟一些有过家庭创伤的孩子很像。

虽然自己没有被虐待过,但“很黏很黏母亲”,哪怕很厌恶嫌弃对方,却打心底里无法摆脱依赖。甚至“身体接触会产生性欲,因此努力拒绝与对方接触”。

或许人的性欲里,多多少少都有一点对接触的渴求吧,以及随之而来的不安与退缩

只是在她这里,“妈妈”是广义的,是“能够包容我一切的存在”。

她跟许多人一样

“想被丰满的熟女拥抱”

也想触碰女人柔软的地方,比如胳肢窝,比如胸部。

她也慢慢发现,这不仅仅是想要母爱和承认,也有色色的想法。

然而,28年以来,连最简单的“被拥抱”的愿望都很少实现。

那些在都市里寻寻觅觅XXOO的男男女女,到头来不也是在辗转着寻求一个拥抱吗。

更重要的是,她发现自己总是在做讨好父母的事情,却从未珍惜过自己。

这样做并没有给她带来开心,她也从未了解过自己真实的想法。

尤其是,面对“性”这个“大人”才会接触的话题,她从未好好思考过。

或许潜意识里一直不想要长大成人,这样可以永远得到父母的疼爱。也不用去努力,也就没有努力失败后的沮丧了。

一辈子都在讨好父母,难怪过得这么战战兢兢!也难怪没有性生活!

想到这,她壮着胆,打开了风俗店的网站,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贵。数了数钱包,之前打工的存款支付一次体验绰绰有余。

被一个有经验的女人拥抱,亲吻,抚摸,且做这件事不是在讨好父母,而是为了自己。

她突然感到激动而充实!

而在迈出这一步的过程中,改变已经悄然发生了。

她开始洗澡(以前废柴的时候邋里邋遢,身上都是臭臭的),穿得更精神,在画画的时候也变得更专注和投入。

当然,也时不时有不安全感冒出来——我头发秃了一块,小姐姐不会嘲笑我吧?我这样做是大逆不道吗?父母知道了会替我蒙羞吧?……

离预约的日子越来越近。对外貌的自卑常常跳出来宣示,对父母的罪恶感也加入进来。

但她很快想通:作为一个成年人,找风俗店小姐姐这种事,并不需要得到父母的同意啊!

终于到了和小姐姐开房这一天。

然而,现实才不是百合漫画呢,它只会踹你一逼。

幻想已久的拥抱和释然并没有发生,有的只是紧张和僵硬。

小姐姐娴熟地替她洗澡,亲吻她的全身,她却只能回应以“难以描述的表情”

小姐姐上下其手,巧舌如簧,她却完全没有小说里写过的“本应该有的”刺激。

她开始慌张起来——

我怎么想的!脑子进水了吗!这尼玛不是给自己找别扭吗!

明明社交就有障碍,明明从来没有性交经验,还偏偏选了一个hard模式:

社交 + 性交!!

简直就是一场“尬啪”好吗!!

“性爱果然是高难度的交流!” 她内心崩溃地想。

此前觉得,只要付了费,就能得到小姐姐全部的关心和承认,这才发现——

如果常年封闭自己的感受,从未对人敞开过心扉,就算此刻两人赤诚相待,就算距离为负,也依然身处寂静山谷。

尽管风俗初体验不是特别顺利,尽管她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快感和解脱,但她的生活找到了新的出口。

她把这段经历画下来,投给出版社,第一次搁置了“死”的念头,甚至找到了自己珍视的甘蜜”,那就是——

**【表达自己的想法并传达给他人】
**

【搬出父母家,精神上断奶,成为自己心目中的大人】

Jess的碎碎念

这阵子常跟对职业生涯有困惑的朋友聊天,我总是会说一句挺鸡汤的话,

“所有的找工作,都是找自己。”

看完这本漫画,才发现——

原来就连找小姐
也都还是在找自己啊

这本《因为太寂寞了而叫了百合风俗小姐的报告》是作者永田的自传。她用画笔直言自己的孤独和怯懦,颓丧中又总有打不倒的劲儿。

它端上一份孤苦,又佐之以甘蜜。

“渴望被承认”、“渴望拥抱”、“不断讨好他人却疲惫不堪”、“想要亲密却又不知从何下手”,这些私密感受,何尝不是当代都市生活的缩影?

钢筋水泥,地铁里挤得喘不过气,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陌陌探探摇一摇让419唾手可得,但也让人越来越空虚。

三年前,我也曾几近抑郁。那时虽然跟云老师住在一起,做饭聊天看康熙,日子还算滋润,自己却常常感觉身处孤岛。孤岛上的有个纸片人,她已经与世隔绝多年,快要长出苔藓。她声嘶力竭地向经过的船只呼救。

然而,呼救只是想象中的场景。现实中的我,面无表情,看着对面最亲爱的人,“我感觉很不好,能不能抱抱我” 这句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我在等着有人走过来给我一个拥抱。

只消一个拥抱,就足够融化冰山一角。但我嘴唇紧闭,四肢如同丧尸,任何人看到这个样子,大概都以为我想要他们走远一点,我想一个人待着。

我身边也有抑郁的朋友,他们也有类似的体验。

相信没抑郁的“健康人”,对此也并不陌生。

如今的我,偶尔还是有"孤岛"感,但这更像是人生底色,无需过多着墨于斯。

我发现了孤岛和孤岛之间的暗流,涌动着,让它们连成群岛,借鱼儿传递讯息。

要说我的“甘蜜”是什么,那就是

【到处浪】

【做婊酱】

想来这两件事的共同点就是,它们都在给我提供大量温暖的“拥抱”

这里的“拥抱”,既包括跟男女老少的肌肤之亲,也有把自己的体验和想法与人分享时的乐趣,还有得到朋友和陌生人鼓励时的抱持感。

这两件事也给我源源不断的力气,去慷慨而坚实地拥抱他人,不管是身边的,还是电台另一端的。

所以,你的“甘蜜”又是什么呢?

给我们留言,抱一个!

有关更多小姐姐的话题,请到网易云音乐收听 婊酱FM

https://music.163.com/djradio?id=5904006

02 我们真的进了荷兰妓院!

37 在荷兰当小姐是什么体验?

62 小姐姐们教会我的事

如果喜欢我们的文章和节目,请多多评论和转发,打赏我们一点套子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