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实践录:开放的关系,很危险吗?

整理:瓦莱瑞(婊酱FM志愿者,从未实践过的开放关系爱好者)

编辑:鸟鸟

两年前,婊酱第一次在节目中讨论“开放关系,很危险吗?”这个话题。现在看来,当时的讨论更像是一个开放关系的实践记录。

也许很多婊粉也亲身尝试了开放关系,不知道你们的经历和当时嘉宾的体验是否有共鸣?

如今,把它再拿出来回放,是会觉得两位嘉宾当时太前卫了呢?还是其实我们已经慢慢的接受了这种关系的存在,甚至可以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我从4个方面解读了这期节目的内容,并加入了自己的理解。

仔细看,图里有蹊跷

1、什么时候进入开放关系最适合,条件是什么?

没有固定的时间点,都是在双方交流、协商并同意后再进入。

A:大家好,我是Amen,女权主义者,贫穷的建筑拉拉女工

苏子:大家好,我是苏子,在美国偏僻的小镇读博士,我是拉拉、女权主义者,除了读书就只会做爱了。

鸟鸟:哈哈哈哈。回归正题,你们两个都有开放关系的经验,那一开始是怎么想到要开放关系的呢?

苏子:我们开始想要开放关系,是因为觉得是一个时机比较成熟的时候。我的女朋友坤,她是一个艺术家,我们经常在讨论,挺想有开放关系这样的生命体验的,然后我们也达成了共识,就是开放关系也是在伴侣关系最稳定的时候开始,所以在今年的年初,我们觉得非常的时机成熟,于是就决定开始开放关系。

鸟鸟:也就是你们开放的时候,是你们感觉到关系很稳定的时候,对吧?

苏子:对!

鸟鸟:那Amen呢,你们是怎么想到要开放的?

A:最早我是一个人默默的踏上这条路的。三年前,我看到一部电影,它是西蒙·波伏娃和萨特的一个传记,就讲他们从相识到用开放式关系相处,一直到老的一个历程,那部电影对我的冲击非常的大,我记得当时非常激动地给我身边的人去推这部电影《花神咖啡馆的情人们》,那部电影给我的感觉就是醍醐灌顶啊,就很兴奋啊,非常的心动,加上那个时候刚刚好有个暧昧对象,眼看就要谈恋爱了,于是就从那段关系开始,实践了开放关系。

鸟鸟:那你们有没有想过为这段开放关系做什么准备呢?

A: 在第一段开放关系里面是没有想这些的,现在眼看就快三年了,也换了不同的恋爱对象,目前是有一段维持了接近两年的开放关系,这段在讨论上就会更多一些。

鸟鸟:就是你们在这段开放的关系中,还是会不断的讨论这段关系。

A:不是说拉拉每天除了聊天就只有聊天吗?

鸟鸟:嘻嘻嘻嘻哈哈哈哈(狂笑)

2、开放关系的边界:开放性 or 开放情感?

这取决于,你想寻找的是哪一种满足呢?

鸟鸟:(狂笑)聊天就是你们的性关系吗?那你们觉得我们所说的开放关系,它包括什么?比如说是开放性呢,还是连情感也开放,还是只是开放其中的一样?

苏子:对我来说,我在美国这边感觉到一种文化的冲击,或者说我和我两个伴侣的步骤有些不一样,对她们两个人来说,性会是第一步,情感上面的亲密会是第二布,但对于我来说,是倒过来的,就是情感上的亲密对身体上的亲密非常的重要。因为这样(不同)的理解,所以我和坤最后决定就是情感和性都开放。

A:我觉得不确定因素还是挺多的,比如说我和我的前伴侣有在一段开放关系内,尝试一个月的一对一,或者说尝试我们性开放,或者说尝试在某一个阶段可以感情开放,就是没有一个永远的恒值吧,(需要)不断地去确认。

鸟鸟:对,我对这点是蛮同意的。就是在开放的过程中要经过很多很多的协商。有一个人在这段感情中会觉得哪方面不适应,会主动提出来,所以协商可能是伴随开放关系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过程。那你们各自的开放关系持续了多久呢?

苏子:我和坤的开放关系从打算开始到现在可能快要一年,可是真的迎来进入我们生活的其她伴侣,就是大概半年左右。

鸟鸟:感觉怎么样?

苏子:我觉得还挺好的,除了你们刚刚提到的协商和除了聊天就是聊天这样的状况外,感觉对坤的艺术创作以及对我自己的生活都有很好的提高。的确有很多需要商量和讨论的过程,有很多不同的困难,但是对我们本身的伴侣关系就是会有一种不同的体验,会更靠近对方。

A:因为现在跟我共同参与到开放关系的一共是前后有三位伴侣,第一位成功地和我做到了性开放,但是是我单方面性开放,这里面还是有很强的冲突,但我们的恋情也是很短暂,不到半年。第二位,后来我们变成了异国恋,就是我这边保持着有其他的情人关系,但是她是处于在跟我的一对一(关系),而且是默认接受我和其她人性和情感的关系。直到第三位,我们才是完整的平等的开放关系,不管是在性和情感的数量上。

鸟鸟:数量也要对等吗?

A:数量不是指人数的数量,是指我需求得到满足的数量。

3、开放关系的双方需要交流的内容以及自身需求

双方会定制一些规矩来规范关系的顺利进行,而不断地交流做到了协商、更新的目的。人的身上有太多的东西需要被满足了,开放关系的用意则是在不同人身上找到满足自身某种需求的部分,而不是在同一个人身上获得所有需求的满足。

鸟鸟:那你们一开始开放,除了想尝试更多以外,是不是因为一对一关系没有办法满足你们在情感和性上面的需求呢?

A:或许可以满足?苏子你觉得呢?(o(╯□╰)o在帮主持人cue嘉宾,哈哈哈)

苏子:其实我觉得不管是一对一关系,或者是多角,开放关系……都有可能都满足,主要是……我觉得没有一个固定的答案,对我来说,各种伴侣关系都有可能都满足。

A:对,我同意。

鸟鸟:那你们开放之后,对这种新的关系有什么不适应吗?比如说伴侣之间可能会对你的另外一位伴侣有嫉妒,或者是你可能在你伴侣那边性或情感的需求得不到及时的回应,或者是实践分配上面,不太平衡,这些问题对于你们来说是存在的吗?

苏子:对我来说我觉得是耶,因为坤的……有段时间她认识了一个非常热辣的巴西女,我一下就觉得被比下去了。

鸟鸟:就是伴侣之间,她会跟你分享她新交了一个什么样的情人?

苏子:对,其实我们有协商好,就是会对对方说自己和新的伴侣的情感状况,然后再被问的时候也要提到……就是如果我想知道她的性生活的话,坤也要和我分享。

鸟鸟:那你听到她分享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吗?就是你不会嫉妒她吗?

苏子:有时候会嫉妒,但是我觉得嫉妒有些时候是一种很健康的情绪,因为我觉得它会让我意识到我并不能把坤作为一种理所当然的所有品那样的感觉。所以当时我觉得……我听到她们是这样做爱之后,我就很有动力进步,我好像就问了Amen如何调整做爱的节奏,当做就是一种努力的方向。

鸟鸟:所以说所谓的这种竞争关系或者有新的人加入进来,可能会给你们的性或者情感上面多加一些新的东西。这样会刺激你们去重新定义自己的身份吗?你刚才说已经不把她当做成一个专属品了。

苏子:我觉得是会,其实开放关系对我来说也是对女权主义信念的一种挑战——如何不去把我的伴侣物化,如何不去用一种厌女的情绪对待其他的伴侣,我觉得都是一种新的挑战,更多的是对我女权主义在实践中的一种挑战。也许没有一种新的身份认同,但是会更确定自己,就是会对女权主义有种新的理解,会对酷儿亲密关系有种新的理解。

鸟鸟:Amen你有什么要分享或者吐槽的吗?

A:在这种多边关系中,冲突和伤害都是非常的多,很难去避免的。我自己来说,在最近期的关系中,已经可以做到很少去妒忌,可以去分清、辨清那些情绪,可以去处理它,都是从从前造的孽训练过来的,然后也会有很多反思啊,因为在从前的开放关系中,我确实是享有一些特权的,就是我……在不断的……就是顺着自己的欲望,跟伴侣的共生状态中还是太少了,然后在我第三段关系中,那个位置就突然间置换了,然后我就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视角。

鸟鸟:你的置换是指什么?

A:就是我突然就变成一个很没有安全感,时刻在被挑战,偶尔会怀疑自己的这样子的一个亲密关系里头的一个角色,会看到自己的不自信啊、失望啊、不被满足啊,那些恶的东西都会被看到,然后去一次次的挑战它,但是这个视角真的让我体验到从前只看到自己的欲望上那些被忽略的东西,我觉得是一个很大的收获,虽然也很痛也很辛苦。

4、开放关系的不安全性(会放大么?)

不安全,是开放关系的原罪么?这种担忧,是来自社会对非主流的恋爱关系的焦虑,还是人的弱点呢?

鸟鸟:刚Amen分享,说需求得不到回应会感到失望失落等等,我也在想,哪怕是开放式关系,其它的关系未必能替代你原本的关系,所以有可能你最需要的还是那个人,但是哪怕我们没有开放关系吧,我们对另一个人的需求,可能也不能完全满足的。所以好像并不是开放关系的问题,你们觉得呢?

苏子:我觉得不同的关系当中,都要有不同的要处理的问题,但是开放式关系作为一种新的尝试的时候,对原本的伴侣关系有一些冲击和挑战,我会觉得它会把原本的不安全感放大,把原本的问题放大。

A:还有就是去描述开放式关系,去正当的形容它,这样子的脚本、形容词真的太少了。像所谓的“正确的一对一”的那些,我们每天在歌颂的,我们所有的媒体啊,在反复描述的东西,它们占有了太多太多的形容词了,所以在我们处理这些阴暗面的时候,就会很无力,就是支撑的东西太少了。

鸟鸟:所以,开放式关系(不仅是在两个人的关系里多加几个人),而是它已经是一种关系的新的脚本。如果我们看到的剧本都是一对一的关系,那我们能够想象到的就都是一对一关系,所以要学习怎样去开放,可能就不能只是用一对一的方式来处理开放关系中会遇到的问题。(关于“为什么开放关系注定失败”,你可能会想读这篇《我没有封闭自己的关系,才有了性的二次发育》,点击阅读

本期整理者瓦莱瑞对开放式关系的解读:

曾有朋友对我说,你这样不断的撩 骚和面基,不稳定下来,时间和精力上都是一种输出,而且最多也是以约 炮作为一个句号,得不到继续发展下去的收获。可我认为,感情最快乐的时候就是在关系没有确定时的谈话、试探和博弈,一旦关系确定了,或许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不开心。所以,和那些期盼稳定的人不一样的是,我的收获并不是稳定的关系,而是确定关系前从互动中立即得到的快乐。

很多对“开放关系”感到不安的人会说,它不适合所有人。的确。但却很少有人意识到,“一对一关系也未必适合所有人”,不是吗?

如果说性吸引、浪漫爱、依恋感是恋爱关系的三元素的话,一对一关系就是在同一个人身上同时寻找这三种满足,而开放关系就是在不同的人身上分别找其中一个或几个。还有一种叫做solo poly,Ta们觉得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并不存在所谓的依恋关系,只是与不同的人建立亲密关系罢了,这也是一种广义上的开放关系。这些都是关系的选项。

而比起讨论它们哪一种“更安全”,也许,“有得选”是更重要的。

本期节目《开放关系,很危险吗?》最早发布于2015年12月28日,是婊酱的第7期节目,想要听重播的请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希望大家可以留言分享自己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