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分钟【无头】冥想,送给脑中喋喋不休的你

今天的特别节目,是Jess和音频剪辑师Lit精心制作的。如果你正在为工作焦头烂额,或在无奈挤着巴士地铁,希望它能替你打开一个辽阔空间。

(音频在这里,文字版在下方)

现代人最大的困扰,不再是饥荒和战争,而是喋喋不休的头脑,让人一刻不得安宁。

带着这样一颗不安分的头脑,又怎么能落在当下,在身体、性和亲密关系的细节里发现宇宙呢?

我们曾推送过几篇跟冥想/正念/神性有关的文章——

未进入身体之前,何谈相识一场(章鱼术)

怒火中烧与欲火焚身是同一件事(章鱼,续)

如果你集中注意力很难,那多半亲密关系也很难

在这些文章的评论里,我们收到很多听众的真诚回应。我一直希望把这种素昧平生却隔空联结的体验传递给更多人,搭一个云朵般松软的大床,让大家在性和亲密关系里探索的同时,也能随时来小憩片刻。

然而如果你以为,能做冥想引导音频的人一定是心如止水,很少有烦恼,那就是最大的误解了。

我自己曾经也陷在这样的误解里,所以才一拖再拖,总是想,“我的心境还不够澄澈”,“我还没准备好把最好的状态带给听众”,总是在的等待一个更“对”的时机,仿佛只有成为大师才能传递喜悦给众生。

直到想起铃木俊隆在《禅者的初心》里讲的一句话——

“没有开悟的人,只有开悟了的行动。“

等待某种神秘启示降临再做事,是多么冠冕堂皇的托词,浪费了每一个本可以行动的、已经充满神性的当下。

而事实是,开悟只存在于行动里,根本不是凭空而来的“状态”。

录下这个音频时,我正在经历一些痛苦,几天没有睡好,还有无数可以触发我焦虑的事。也已经有好久没有睡前冥想了。

但反倒是在这样“糟糕”的情况里,我看到了“等待时机”的可笑之处。

想象中的冥想音频是要去清晨沾满露水的薄雾森林里录的,结果,我就在有些杂乱的房间里,念出了这段文字。

而那捉摸不定的“时机”,就在心无旁骛的念的过程中,悄然而至。

这就是冥想最“欠扁”的工作原理——宁静不会来找你,只会等你去关照它。而越是忙/累/焦虑/痛苦得连1分钟的冥想时间都抽不出来,就越是说明你正需要这1分钟。

却也是冥想最慰藉的真相——只需一念呼吸,就会看到,宁静早就一直在那个没有了“我、我、我”的广阔空间里,从未离开。

下文摘自

On Having No Head, Zen and the Rediscovery of the Obvious

by Douglas Harding | 翻译 婊酱FM Jess

那是我人生中最棒的一天,我的重生之日。

那天,我发现我没有头。这不是一个文学比喻,我是认真的:我没有头。

那天发生的事情简单到荒谬,毫无惊奇可言——
我只是停止了思考。

一种奇特的宁静,一种带着警觉的柔软和酥麻,降临在我身上。

思辨、想象以及一切脑中的碎碎念,都寂灭了。

生平第一次,语言对我失去效力。

过去和未来都渐次离场。

我忘了我是谁,我是什么,我的名字,我的人性,我的兽性,和所有称得上是"我"的东西。

仿佛我就在此刻刚刚诞生,崭新,无念,无记忆。

存在的只有当下,只有这个瞬间,和其中清晰展开的种种。

我发现,我的裤子向下延伸,止于一双棕色的鞋;袖子向两段延展,止于一双手;然而,衬衫向上却是止于——止于无物!

那一瞬间我轻易地意识到,这个本该是"头"的地方,是空,但又不是乏味的空白和虚无。相反,它是充盈的。

它是无尽的空,填着无垠的满,是能够容纳万物的无物。

它里面有青草,有树木,有荫翳的远山。更远处是雪峰,像有棱角的云,驰骋在湛蓝的天。

我失去了一颗头
得到了一整个世界。

毫不夸张地说,这种感受让人窒息。我似乎完全停止了呼吸,包裹在"所是"里。这无与伦比的场景,是真正的奇迹,是惊喜,是欢欣。

它在纯净的空气中闪耀着,无需任何支撑,悬浮在虚空中,完全不依赖于"我",也不被任何观察者所打扰。

它的全然存在,就是我的全然不存在

无谓身心。

比空气还轻,比玻璃还透, "我",消失得无影无踪。

尽管这一幕如此神秘,它却不是做梦,不是晦涩的玄学。恰恰相反,它更像是从平凡的长眠中突然苏醒,是梦的终结。

它是一个自发光的现实,一扫所有杂念。

它是迷茫生命里,一个澄澈的瞬间。

它揭示的,只是再明显不过的道理,我却因为太忙碌,或太自作聪明,从未注意。

直到此刻,我才停止忽略。存在的,只有径直的、不带批判的察觉,察觉是什么在一直盯着我的头想要看出个究竟——然而,我究竟是没有头的。

这一幕是如此简单直白,不需要任何论辩、思考或词汇。也没有任何问题冒出,没有此种经验本身之外的注解,只有平和,只有安静的喜悦,以及一种放下了不可承受之重的释然。

它始终存在,我却盲视至今,从未看到这奇迹般的头的替代品,这无限的清澈,这透亮而纯净的虚空。

而这虚空,又是万物本身,而不仅仅是"容纳"着万物。

因为不管我多么仔细去看,我都找不到一个投射着那些山峰、阳光和天空的巨幕,找不到一个映照着它们的镜子,找不到一个拍摄它们的透明镜头或光圈,也找不到一颗感受他们的心灵或头脑。

更毋宁说一个在这片景色之在外的观景人了。

不存在任何间隙,也没有"距离"这个虚妄的隔阂: 无尽的蓝天,雪的粉色边缘,草地绿得晶莹--它们又怎会是"远"的呢,如果没有一个"离我远"的"我"作为参照?

无念之空拒绝任何定义和方向:它不是圆的,不是小的,也不是大的。不再那里,甚至也不在这里,因为根本不存在区别于"彼处"的"此处"。

...

分割线
分割线

对了,不知道上次免费得到冥想app Headspace体验码的10位同学们,你们练习得怎么样啦?

如果有任何心得体会,欢迎给我们留言,或者写信告诉我们,[email protected]

更多【未删减】精彩内容,请下载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收听,具体方法戳这里

点击阅读原文,在网易云音乐上收听婊酱FM电台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