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试过和章鱼做爱吗?

章鱼在日本漫画里总是充满性暗示,常常出现这样的画面:一个童颜巨乳的欲女被形似阳具的八条章鱼腿缠满全身。

我也有在日本读女校的朋友告诉我,青春期的女生难免有性幻想,但又不好意思想象一个具体的男人,所以的确也会觉得章鱼形象会让人想入非非。

然而今天想讲的其实是另一件与关章鱼的事(原谅我的标题党)。它是一门比章鱼成人漫画更“刺激”的绝招——

章 鱼 术

这是个做爱的技术吗?

是,也不是。

它不一定能直接提高你的性能力,但正如这几期节目我们都提到,床上生活质量的改变,往往来自床外的功夫。所以章鱼换位术也一样,它会增强你的与他人共情的能力。

不加评判地感受对方的感受,不管是对于聊骚还是滚床,都是最强的春药

所以,它要怎么练?

上一期节目《一夜七次和拔屌无情:男人的脑子里只有性吗》里,我和Steve简单提到了这个练习:

想象每个人都是章鱼的一条腿,联结我们的是章鱼头。想要理解他人,不是站在我这条腿里,带着我想当然的预设,去揣度对方那条腿,而是:

  1. 暂时丢掉“自我”,"我”的身体,以及与“我”有关的小聪明

  2. 跟章鱼头联结,感受人类共有的爱和脆弱

  3. 潜入另一条腿,体验对方是活在怎样的躯体里,有何种喜怒哀乐

  4. 退回到章鱼头,再回到“我”的身体,看看有什么不一样

那么,章鱼头是什么呢?

如果你有宗教信仰,你可以说它是上帝,是安拉,是佛陀。但对于大多数无神论者来说,我们该如何想象章鱼头的样子?

我总是对人类有种莫名的信心,那就是,再不信宗教或鬼神的人,也可以有“神性体验”——

只要仰望过星空、在大海面前感叹过人类渺小而可笑的人,就已经在超越人性,与神对话了。

而这种神性体验,也是生活之必需。如果缺少了它,人就只会整日缝缝补补唯唯诺诺,惶惶不知所终。

对无神论者,我觉得最接近于”章鱼头“的描述,就是王朔在《和我们的女儿谈话》里的这一段了。这也是我多年来最喜欢的画面之一:

(你可以配合以下音乐,静下心来,慢慢阅读):

……

老王:在另一个世界,我们都不是人,都不是生命。

人的情感,生命唇齿相依的事情在那边都不存在。

他(注:这里的他是指女主咪咪方已故的父亲)是没形状的,但是有意识,每秒三十万公里,在自由飞翔。

咪咪方:像一束光。

老王:一片光,笼罩在远方,十万枝蜡烛照亮香蕉船。

我们的交流,是在一种共同的感怀上,什么问题也没有,只有那个世界的广阔视野和广阔情感。

非要说和人类情感相近,就是喜悦,但要平滑得多,矜持得多,好比想要一根红头绳,结果得到满河的红绸子。

持续不断的喜悦,永不衰减的喜悦,雕刻在喜悦中。

在喜悦中,他什么也不记得了。在那里相遇,你不是他女儿,他不是你父亲,大家尽管喜悦,不说话,不交流,中文英语都用不上。

咪咪方:他连我也不记得了?

老王:你不需要他记得,你也没形状了。如果你能到那边,不会再背负人类情感,所以你也不会难过。

咪咪方:但是我还是想跟他打个招呼。父女一场。

老王:会有一个招呼的,只是一眼。一屏风景向你迎来,你发现一组颜色充满感动几乎要写出汉字。

一块石头特别湿润连周围的土地都像下了雨颜色发深。

一条大河特别雀跃金色的被子一样的波浪中闪动着无数回眸——那就是他。

之后你的情感容器顷刻枯竭,像是被他的目光灼干。

咪咪方:石头捡得起来吗?大河跳得下去吗?我能靠近他么?

老王:你能贴近石头看清石头上每一条裂纹,能在空中疾飞和大河保持同方向奔流,但是你没有手指触碰石头,没有脚可以踏进一条河流。

你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伸不出来,交流不用器官,你一下知道他,他一下知道了你,像红和黄碰上了变成橘色,你们在一起,特盖遮儿,在苍穹,像天上的光芒和光芒

咪咪方:你把我的心都说碎了。

老王:我的心也被自己说碎了。

……

在喜悦里逗留

不知道你看到这段文字,有没有被那片光融化掉的感觉。隐约可能有些悲伤,但更多是“平滑的喜悦”。

你也可以找到你自己觉得舒服的方式,来进入到这种喜悦之中。

直到身体变得很轻,像光一般,静止时没有质量。

你可以在这里停留,跟章鱼头联结,想多久就多久。

当你就快忘了自己是谁,这时候就可以试着下穿进另一条章鱼腿了。

“他身”之旅

我试过在街上以章鱼腿的视角去“认识”陌生人。

我会花十分钟,远远地看一个母亲。去感受自己栖居于她的身体,变成她的高矮胖瘦,穿着她的衣服,推她的婴儿车,感受她皱起的眉头。

我也会这样去看我们的楼管大爷,体会他拿着铁铲的手上的茧,想象他那块被压扁的三明治是什么味道。

我也试过跟很亲近的人一起玩这个游戏。他就是我们第76期和第81期节目里提到过的脑神经科学家G。

我跟他虽然有过不少次绳缚和肌肤之亲,也会写信交流,但从未以“另一条章鱼腿”的视角了解过对方。

这个练习可能最好是面对面进行,这样你能更近地感受对方身体的每一寸。无奈我们各自在大洋两端,但两个好奇的人还是决定试试,看看我们的联结能否打破时差和空间的距离。

一个周末,我的中午,他的清晨,我们开始了这次视频“做爱”。

我们先一起做了同样的瑜伽动作,进行了呼吸冥想。我们还刻意做一些肢体动作(比如伸手,比如摸头),然后让对方模仿,这样让我们的身体更同步。

我们决定做两次这样的练习,一次我进入他,一次他进入我。因为整个过程是没有语言交流的,所以为了确保双方都还在状态,我们约好时不时轻微动一下,对方如果也类似地动了,就表示还同步着。

这一场好奇之旅由我先开始。

我进入冥想,在章鱼头的喜悦里畅游,准备好之后,我开始潜入他的身体。

我首先感受到的是他的热情,像是早已敞开了大门,欢迎我去畅玩。

成为G的感觉是如此美妙——美国中部田间的早晨是清甜的,草地还有一点微凉,鸟和鹅的叫声成为当下的注脚。

我感受着“我”略微松弛的皮肤,感受“我”衬衣和棉裤的质地,感受眼镜在鼻梁上的重量。一切都是那么新鲜!

我大部分时间都闭着眼,只是在跟他确认同步的时候眼睛微睁。朦胧中,我摸了摸自己的脸,G也摸了摸他的胡渣。我继续在他的身体里自在穿行,第一次认真触碰“我”略微粗糙的毛发。

“我”感到“我”的肩和大腿有些紧,便试着用呼吸让它们放松。(事后G告诉我,他的确因为运动损伤,这两个部位有点不适。)

我在G的身体里流连忘返,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除了些许的肌肉酸痛,我几乎感受不到太多的阻碍和郁结。

在这之前,我只知道他是一个致力于帮助精神疾病患者减轻痛苦的科学家,对不同文化和宗教里的智慧保持着谦卑和好奇,总是一眼看到每个普通人身上的闪闪发光的地方,并以最诚挚的眼神激活它们

如今我能感受到,是什么样的躯体在安放着这些品质;而伴随着这些品质而活,又会锻造出什么样的肉身。

带着巨大的感动,我有些不舍地回到章鱼头,让自己再次被那无我之境的喜悦包裹。随后,经由彼处回到我的身体,回到我拉着窗帘点着蜡烛的房间。

这一场瞬间转移,恍如隔世。

小憩之后,我们进入了第二次练习。他告诉我,这次他希望我们多一些动作,因为他特别想知道,身处在一副相比之下更年轻而柔韧的身体里,是什么感觉。

跟之前一样,我们一起冥想进入章鱼头。只是这一次,我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敞开心扉,等待G的到来。

良久,我微微睁眼,看到了他标志性的咧嘴微笑,我知道他已经到来了。

他开始做一些舒展的动作,暗示我以同样的方式操控肢体,好让他体验。

于是,这位访客继续探索着我的身体。轻柔而缓慢地,他触摸着我的手臂、锁骨、大腿。

他嗤嗤地笑,我也跟着笑。

然而与此同时,一阵巨大的悲伤突然袭来。

因为两个人共同栖居在我的躯壳里,这件事太细腻,太亲密了,感动到让人有些难过。

相比大部分人生浅薄的交流,这个练习太过短暂,太过奢侈,以至于让我在他还没有离开之前,就已经怅然若失。

下一秒,我的眼睛已经湿润。他也有些笑泪参半。

后来他告诉我,那一刻他也感受到,我的狂喜和悲伤如此强烈地共存在身体里,不知道下一秒会在这块神秘的土地上碰到什么情绪。

然而他把这种激烈的碰撞当成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如电光火石的交错,毫不评判,只是观赏。

落地与回归

的确,进入对方身体的体验如此有趣而稀有,而跟章鱼头的联结又如此平静,这可能让人在回到自己的身体之后,反倒有些不适。

我问G如何处理这样的失落。

他说,所有的分离,必然伴随着悲伤、恐惧,甚至愤怒。既然是不可避免的,那就任由它们穿过你就是了。

而我们可以做的,是记住那些喜悦——它们不会随着练习结束而消失。

就像在我们身体里打上了烙印,这段记忆如此醒目,以至于只要我们愿意,就可以随时回到这个地方。

是的,在做完这个练习的几个星期里,经由深深联结再回到躯体里的“Jess”, 已经不再是一个孤立的原子态的自我了。

她还是居住在这个没有太多改变的肉身,做着同样的工作,同样的吃喝拉撒,时而还是会焦虑、困倦。只是越来越少有无力感。

她并不觉得有了超然体验,就一定要留在那里,就要唾弃肉身、逍遥避世,难以与无聊琐碎日常共处。

相反,她愈发珍爱这具带给她痛与快乐的躯体,愈发感恩让自己踏踏实实地行走的大地。也愈发珍惜身边所有愿意敞开来互相穿透的人。

像光芒穿过光芒。

喜欢这篇文章,请打赏婊酱

每一份小心意

都在鼓励我们用心做更多好内容

点击阅读原文,收听第81期节目。

这里是收听更多婊酱节目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