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场!【真·朋友圈】成都工作坊(8月24日,最多5人)

8月25日【真·朋友圈】

工作坊已经满员

但依然有人希望参加

所以我决定在24号下午2-6点

在成都再办一次工作坊

服务更多需要深度联结的人

在此之后

我也会带领这两次工作坊的参与者

把Circling这种形式的联结

在线上和线下持续下去

因为我相信

在以外卖为生的深宅时代

持续定期、风雨无阻地相聚

才是【真·朋友圈】

报名方式见文末

Jess:

前两天推送了有关【真·朋友圈】工作坊的规则,或许大家对于这个圈圈到底是要干什么还是有些不熟悉,所以这篇是我本人第一次参加Circling工作坊的体验,分享给大家。

第一次成为"生日圈"的焦点,我很兴奋,又有些紧张,不知道它会带出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的面向。

铃声响起,带领者让我们先一起闭眼关注自己的感受和身体,提醒我们,一面察觉自身,一面倾听他人。几次呼吸后,大家睁开眼,把关注点放在焦点,也就是我身上。

带领者问:“请大家带着好奇心,观察并想象此刻身为Jess是什么体验?”

在生日圈中,没有发言顺序,任何人都可以说话,只要是当下鲜活真实的表达,但关注点还是在焦点人物身上,最好不要喧宾夺主。

非焦点的参与者可以表达自己是如何被焦点人物触动的,例如ta的话或ta的身体状态给自己带来了什么样的感受和身体感。也可以提问,例如“你现在是什么感觉”,或者是检验自己的某个猜想。

当我睁开眼,发现圈中其他四个人的目光都在我身上时,心中的感受就像煮开了的粥一样开始翻腾。首先是震撼,因为我能感受到一群人同时在一个人身上保持临在的那种强大定力,仿佛是一群武林高手在向一个人传递内功。

然后是有种被宠爱的开心,因为就算是上台演讲或表演,都不会有这么亲密而关爱的眼神。

随后冒出来的,却是一种强烈的压力感,紧张,想要逃避。还有一种愧疚情绪,想到要是他们真的住在我身体里,感受成为Jess是什么体验,一定是一种很杂乱的感觉吧,因为有许多特殊的经历,也有许多“不正常”的念头,要是体验这一堆,可能一般人承受不住——有种邀请朋友来陋室做客的难为情。

看着这些感受冒出来,我也即刻把它们分享给了大家。此刻的我身体是紧绷的,牙关紧咬,我自己察觉到了,旁边一个女生Navi也看到了。她是一个按摩师,眼神充满关切,告诉我,“听到你说这些,你在我眼中的形象从一片模糊的形象变得更具体了。此刻我心中对你充满了温柔、关爱的感觉”。

我这才被提醒,原来在讲出真实想法之前,一个人在他人眼中的形象很可能是模糊的呢。

带领者Deborah则告诉我,“我感觉到有点急,或许你可以慢一点,多沉默,少说话,看看身体是什么感觉。”

我突然发现,身体里的不安开始变得特别鲜活。而越是如此,就越难与它共处。

我没有说话,只是艰难地观察自己,同时试图表述出此时的观察。此时一个靠墙坐的男人Lutger突然觉得有点窒息,想要换个位置躺下。虽然这些行为之间很难说有因果关系,但在Circling过程中,很有可能一个人的状态会给另一个人一些微妙的影响。

或许是他也感受到我内心的压力。他说,他察觉到我的手很紧张,在抓我的牛仔裤,我想大概是焦虑的身体反应,便试图放松它。

但我察觉到了一个隐藏的评判——焦虑是不好的,紧张的手指是不好的,被别人看到了也不好,我要调整它,回归平静的坐姿。我把这个评判表达出来,得到了大家的接纳——你是手指和身体的任何部位可以做任何事情,没有人需要你进行任何改变。

听到这里,我稍稍松了口气,继续观察自己,此刻是什么感觉,如果不设限,我的身体真正想做的是什么?

然而这个探寻依然让我觉得很不安。Deborah在此过程中,看到了一个我自己很难看到的盲点,另一个“应该”——她问我,你是不是太push自己了,觉得报名参与到这个生日圈中,就“应该”投入进去,把自己翻个底朝天,才是一个够好的参与者?你“应该”抓住这个自我探索和成长的机会?

这个问题一下子把我击中了。的确,“生日圈焦点”这个角色,给了我特别大的任务感,变成了另一种角色扮演和束缚,而自己都没有察觉。

于此同时,我发现,每当有人问我此刻的感受时,我眼前就会一片空白,仿佛回到三年前刚开始做心理咨询的时候——

那时的我对什么是“感受”几乎一无所知,重心放在博士论文的思辨上,很少敏锐察觉自己是不是“愤怒”了、“悲伤”了、“沮丧”了,只能模模糊糊地说出什么感觉“好”、什么“不好”。

每当咨询师问我此刻是什么感觉时,我脑中就会一片空白,身体僵硬,像是考试教了一张白卷。后来的咨询中,我更加理解了自己的空白时刻。它要么是因为在想象中的“权威”面前失去了自己的判断,要么是因为触到未修复的创伤导致的脱线。

两三年来,我的感受越来越细腻,也能越来越快地察觉它们来来去去的样子。没想到,像是转了一圈回到原点,在那次Circling中,我又进入了空白、僵硬的状态。

我突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也不知道此刻自己到底是想努力配合参与这个生日圈,还是想退出休息。

像是失去了指南针,海浪把小船打得晕眩。为了找到某种支点,我的身体开始更加紧绷,肩膀像是被窄门夹住,动弹不得。

随后我发现,这种僵硬是因为有两股力量在互相拉扯,不分伯仲,结果就是我身体的卡顿和思维的停滞。

其中一部分是有极大热情的Jess,她有很多想法,也有行动力,写书,搞社群活动,还成为了启灵向导;另一部分则是阴郁、无力、沉重的Jess,是巨大的抗阻,但具体是什么,我彼时还看不清。

Navi问,那哪个是“你”呢?这个问题让我更加困惑,失去方向。我不知道。或许“我”,是这两部分整合后才会浮现的吧。而此刻,只有分裂和僵持。

Deborah的身体非常敏感,当被别人的话触动时,会有各种肢体动作。然而令我不解的是,当我谈及自己的卡顿和迷失,我的身体僵住,她竟然有了高潮般的反应,臀部像蛇一样扭动,呼吸急促,面色潮红。

另一位参与者表达了他的疑惑,她说她也很难解释,只是感觉在这个僵硬的躯体下面,有着巨大的生命力。我受到了鼓舞。

很快,一轮生日圈就过去了。在这段时间里,除了焦虑和僵硬,我似乎什么收获都没有。我在心里留下了一丝遗憾,和一个问号。Deborah告诉我,你已经做了很深的工作,等待一些启发渐渐浮现吧。

接下来,我参加了另一个人的生日圈。她叫Diaan,是来自丹麦的一个Circling带领者。或许是她的气场非常温暖,也或许是我少了许多“应该”,我不再坐直,而是在她身边躺下。

她的生日圈跟我刚刚的生日圈气场完全不一样。她是一个热情洋溢的人,充满了快乐。当被问到快乐的底层有没有一些被她忽略或压抑的悲伤时,她认真想了想,说,

“虽然我在这段时间生活中经历了许多波折,但我发现我的底层竟然是快乐的。说完她更开心了。

我被她的这句话深深感染,因为我在那段时间的低潮中,觉得自己的底层是巨大的悲伤和失落,快乐是偶尔飘来的浮云。我接受自己不是她,但同时,我还是在她的生日圈中由衷地感受到她的快乐。

嫉妒吗?有一点。但它不是最突出的,更多是一种释然——原来还有这样一种可能性啊。

当晚,我做了一个噩梦,而这个噩梦让我看到了,那份沉重的、让我无法敞开大干一场的抗阻,到底是什么。

我梦到自己写了一本开放关系指南,却被我全家人视为羞耻。我妈说,你反正是必须要稳定下来结婚生子的,别让我知道中途的事情。我听完心都碎了,这种有条件的爱让我感到无比破碎和孤单。

梦中,我表姐甚至让我不要碰她两岁大的女儿,好像我是恋童癖,或者携带着恶心的传染病。我感受到极大的愤怒,开始冲着我姐撕心裂肺地喊叫,却叫不出声,直到我最后用现实中的一声大叫把自己从梦中惊醒。

把前一天的生日圈和这个梦联系起来,我看到了自己最大的恐惧,那就是——

我不能既做真实的自己,又做一个被父母疼爱的女儿。

这份恐惧也夹杂着非常深的悲伤,这是我从大学里第一段同性关系开始,就明显感受到的。当然,在后来的心理咨询中,我发现它其实产生的时间要早得多,可以回溯到我很小的时候——

在为了得到表扬、逃避惩罚而成为“乖孩子”时,就已经一步步开始放弃自己真实的偏好,在“归属”和“真实”之间做痛苦的二选一了。

近年来,我有意识地选择爱人和朋友,发起章鱼觉醒社群,做线下活动,以极大的坦诚表达自己,也正是把割裂许久的“归属”和“真实”重新整合的过程,可以说是一段疗愈之旅了。

在这段旅程中,我不再执着于生物意义上的“家”的归属感。当然,“家”带来的悲伤还是会有的,但如今更多就是看见它,接纳它,哀悼它,而不是花精力去改变已发生的过去。

从今往后,我要多靠近那些能够滋养我的人和环境,并用爱回馈他们。

后记:

以上是第一次参加Circling之后写下的感悟,在那以后,我开始更加有意识地同时去满足我对“真实”和“归属”的需求,主动离开那些让我必须二选一的人和环境,用被讨厌的勇气,收获了越来越多的自在和满足。

有趣的是,当我开始不介意自己的真实能否被家人接纳时,家人对我生活方式的不满(或许更多是我的投射)似乎也没那么强烈了。两个月后,我也向我妈“出柜”了我的开放关系,甚至与她分享了自己的启灵体验,竟得到了温暖的支持。

我十分感激那一次的Circling体验,让我理解了自己都不熟知的“应该”和阻碍,以及阻碍背后强大的生命力。此后,我也参与了更多线上线下的Circling团体,有了更多真实的瞬间。

简约几何图形分割线

既然Circling是一种有关当下身心感受的活动,用语言来表述总归是词不达意的。所以,我打算在成都举办一场Circling工作坊,让你有机会亲自体验它。

我们会循序渐进,先学习Circling的表达技术,再进行3次深度Circling,两次“生日圈”,一次“有机圈”。

因为Circling的目的是建立深入的联结,所以一个圈最多5名参与者。希望在此之后,你们也可以成为真正的朋友,在线上线下常聚。

Circling

活动详情

时间:8月24日下午2-6点

地点:成都市春熙路附近,具体位置报名后通知

探索投资:

早鸟价(8月16日前):

599元/人 (章鱼觉醒群友429元/人)

常规价(8月16日后):

666元/人(章鱼觉醒群友499元/人)

伴侣或朋友共同报名,早鸟价或常规价8.5折

报名方式:

请将你的姓名(或昵称)、电话和微信号发送至 [email protected],并简短介绍自己参与此次活动的意图,我会与您联系。

带领者介绍:

Jess 静姝,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法律人类学博士,“章鱼觉醒”社群创始人,独立播客“神爱玩财”主播,在身体、性、亲密关系和灵性成长领域,拥有丰富体验和开阔视野。

期待与你相见!

简约几何图形分割线

为了实现更大的创作自由,我将逐渐减少微信微博的使用,把文章更多发在独立播客/博客网站 https://fourgifts.typlog.io 上,还会建立一个邮件组,直接推送高质量内容到订阅者的邮箱。

我承诺,邮件推送没有垃圾广告,只会不定期更新文章、播客和活动。谢谢你的信任和支持。

请长按或扫描下方二维码进行邮件订阅,保持联系。

如果你有社群联结的需求,也欢迎加入【章鱼觉醒】社群,参加更多线上和线下活动。